德国外交下一步棋该怎么走?“平衡术”是最佳选择 | 社会科学报

摘要: 不断强大的德国在处理德美关系上面临的挑战,指出德国既要主导欧洲的改革,又要加强与美国的合作。

11-18 04:48 首页 社会科学报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众所周知,特朗普上台以来实施“美国优先”政策,声称要解散北约,并在美德贸易逆差和北约军费问题上对德国大加指责。德美关系风波不断,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7年9/10月刊发表了德国商报全球杂志执行主编斯特凡·泰尔(Stefan Theil)的文章,深入分析了不断强大的德国在处理德美关系上面临的挑战,指出德国既要主导欧洲的改革,又要加强与美国的合作。

全文大约2800字,阅读时长约为7分钟。


报纸原文:《德国的平衡术:合作与制衡》

刘丽坤/编译


欧洲必须掌握自己的命运


因美德巨额贸易逆差和德国对北约军事支出不足,特朗普多次抨击德国。迄今为止,德国是被特朗普批评最多的美国盟友。特朗普曾在推特发文说,“我们和德国有着巨额的贸易逆差,而且他们对北约的军事支出比其应付出的少得多。这对美国很不利。这种情况将改变。” 

  


抛开特朗普虚张声势和过分简单化的表述,他控诉的核心内容是,德国从全球秩序中获得的利益要多于它作出的贡献。这个说法并不新鲜,其他美国总统,包括奥巴马也提出过类似观点。几十年来,德国受益于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并且依靠美国创建的全球经济体系的支撑来发展其经济。约70年前,马歇尔计划启动了欧洲的战后重建,并创建了使昔日的敌人坐在一起进行合作的组织机构,后来演变为欧盟。这些组织机构连同冷战期间美国对西欧的安全保障,使西德能够在不引起欧洲恐慌的情况下进行战后重建。

  

尽管德国最近已有在欧洲承担更积极责任的举措——促成欧元区救助协议和协调欧盟土耳其达成遏制移民潮协议,但美国认为,德国很久以来一直并未承担全球领导责任。冷战期间,德国坚持和平主义外交政策,极力重塑其道德形象并避免承担领导责任。这一外交取向与冷战背景有关,有其合理之处。即使冷战终结、德国统一之后,其外交政策也没有发生变化。

  


此后,欧洲发生的危机事件迫使德国承担起更多的责任。2010年欧元区的债务危机直到默克尔动用德国财力支持匆忙制定的紧急救助计划,才得以减弱。默克尔在欧盟对俄罗斯政策上也发挥着领导作用。但是,德国似乎总是在最后一刻才承担领导责任,也看不到一个关于其目标及其世界角色的远景规划。

   

现在,特朗普正在加速这一变革趋势。德国外交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最近表示,德国必须抗拒特朗普,或者与美国串通一气将欧洲和平置于危险境地。虽然较为谨慎,但默克尔也表示,她对全球化的看法与特朗普相去甚远,并呼吁德国人维护他们在贸易上的利益。今年五月在巴伐利亚州的一次竞选集会上,默克尔对她的支持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德国完全依靠英国与美国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欧洲人必须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如果德国意欲维持其国内繁荣所依赖的自由秩序的话,它已别无选择,只能采取措施承担领导责任。它必须更多地倡导自由贸易,为自身安全承担更大的责任,并推动欧洲进行深刻的经济改革。


德美关系至关重要


尽管如此,德国除了维持跨大西洋关系之外别无选择。美国是德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购买了德国出口商品的9%,超过了世界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除此之外,没有美国的支持,德国经济繁荣所依赖的自由世界秩序将会崩溃。二战后,美国构建的国际贸易体系帮助德国走向复兴,而且美国在冷战期间乃至今日,都为欧洲提供了安全保障。默克尔认识到,在安全方面,欧洲仍然难以依靠自身力量来保卫自己。“我们需要美国的军事力量”,她在今年二月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尽管特朗普是如此的不可捉摸,但德国别无选择,只能与其打交道。德国政府官员,包括默克尔的外交与安全政策顾问克里斯托弗·豪斯根都表示,德美在工作层面的关系,包括防务与反恐的合作好于预期。默克尔通过给予特朗普女儿伊万卡超规格的接待,来打造接触特朗普的非正式渠道,而通常只有外国领导人才能享受这种待遇。

 


在贸易方面,德国政府官员不知疲倦地提醒美国政府官员,德国公司在美国雇佣了70万美国人,美国的出口商依赖于欧洲5亿消费者,正如欧洲的出口商依赖于美国3亿消费者一样。默克尔承诺,在2024年之前,德国将把GDP的2%用于防务开支,以满足特朗普的要求。而截至目前,德国防务开支仅占其GDP的1.2%,约为390亿美元。尽管如此,很多观察家认为,除了挪用其他开支,否则德国与其他几个北约成员国是难以达到这个目标的。

  

除了努力维持与美国的关系,德国还须维护其自身利益,在维护全球秩序上发挥更积极作用,尤其在贸易层面。2016年,德国多个城市掀起抗议活动,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为协议的谈判蒙上了一层阴影。多数德国政界和商界精英都支持该协定,但他们在公开场合却表现得不温不火,使得专业性的活动组织和媒体控制了舆论导向。他们把这一协定描绘为德国的威胁,并利用公众对美国的怨恨大加渲染。这一事件揭示出大部分德国民众对其繁荣之源的天真看法。

  

在英国脱欧、特朗普打出“美国优先”口号之后,德国精英似乎终于意识到自身在经济上的脆弱性。2016年底,在德国斡旋下,欧盟与加拿大达成贸易协定。默克尔也表示,她希望能与美国重启TTIP的谈判。今年七月在汉堡举行的G20会议上,默克尔开始协同巴西与印度等新兴强国在会谈中发挥影响力,掌控会议主旨。


德国应主导欧洲改革


如果德国不致力于整顿欧洲内部事务,那么它将难以成功地维护现有的全球体系。欧元区的债务和银行业危机正在趋于恶化。数十年来,欧洲大陆上的两大经济体——法国与意大利一直萎靡不振。欧元区的失业率虽然在下降,但仍然高企。欧盟成员国难以在难民问题上达成一致,虽然欧盟与土耳其就难民问题达成协议,向其支付高额费用以遣返难民,但这无法掩盖欧盟在管控边界上的无能。同时民粹运动也威胁到了欧洲大陆的政治团结。

  


虽然德国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但它难以单枪匹马地解决所有问题。它必须与欧洲其他国家合作,才能克服难题。由于法国总统马克龙说一口流利德语,且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因此德国对马克龙的期望很高,希望他能成功改革和拯救法国疲弱的经济,这是他的前任没能做到的。在柏林,人们都在讨论德法两国正在进行的“大谈判”。为了回报德国对欧元区统一财政和拟议中的财政部的支持,法国将进行深刻的经济改革,以减少欧洲央行不得不舒缓其银行业危机及经济困境的可能性。完全统一的财政同盟将不会被考虑,而且问题的关键在于细节,但柏林应该努力达成协议。没有复兴的德法合作,欧洲将难以保持稳定和安全。

  

德国也需要说服欧盟承担起一些军事义务和责任,减轻美国在军事上的负担。它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016年,柏林政府大幅度提高了联邦德国国防军的财政预算,系冷战后首次。今年德国的军费开支将再增长8%,约为31亿美元。同时,德国军方正在创建一个新的网络和信息战指挥部。它也购买了新的军事装备,包括目前部署在阿富汗、由德国维和人员使用的价值5亿美元的装甲车和新的护卫舰,这些护卫舰被用来保护其全球贸易航线免遭海盗袭击。默克尔和其政府官员已经认识到,在安全问题上,欧洲可以做得更多。尽管如此,若想分担更多防卫责任和义务,德国还需克服其根深蒂固的和平主义安全文化。

  

此外,为取得欧洲改革的成功,德国还须进行自我改革。德国经济现在表现良好,但是它对出口的极度依赖使其经济极易受反全球化风潮的影响。在欧盟内部,德国在贸易和资本方面的巨额盈余并没有使它获得任何朋友。为了调整经济结构以减少对出口的严重依赖,德国需要进行新一轮的改革来释放国内增长。这意味着更强的公民消费能力、更高的政府投资以及放松管制,以鼓励德国企业进行更多的国内投资。这些改革会促进德国对外国货物的需求,因此,这会是德国对法德调整欧元区经济结构之努力的最重要贡献。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576期第7版,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大家都在看

时事 | 这20张照片诠释了德国前总理科尔的一生,旁边还有年轻的默克尔

施泰因迈尔:德国能成为自我克制的新领袖 | 社会科学报

《新欧洲》:欧盟已无力在安全与捍卫人权之间达成平衡 | 社会科学报

长按二维码关注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社会科学报


微信号:shehuikexuebao

社会科学报官网:http://www.shekebao.com.cn/



首页 - 社会科学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