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性阁me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liabbas.net。百性阁me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近年来,我国金融服务外包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扩大,结构不断优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不断增强,出现了以下几大趋势。

【专题】房爱卿:我国金融服务外包呈现七大趋势

文/房爱卿 商务部原副部长、党组成员


编者按:“中国(合肥)金融外包峰会2017”不久前在合肥市滨湖新区召开,该峰会由商务部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安徽省商务厅、合肥市人民政府主办。围绕“共创、共享、共赢——新金融时代的外包价值”这一主题,畅谈金融科技、创新升级及外包价值。今天的微信公众号摘选了峰会上两位重要嘉宾的精彩发言,与读者分享。


近年来,我国金融服务外包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扩大,结构不断优化,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不断增强,出现了以下几大趋势。

趋势一:金融服务外包发展迅速

已成为金融提高竞争力的手段

在今年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是实体经济的血脉。近年来我国宏观经济保持稳中求进的主基调,金融改革开放、创新发展成就显著:行业规模迅速扩大,产品日益丰富,服务普惠性增强,改革有序推进,监管不断改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速,金融市场双线开放步伐进一步加快。金融业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金融服务外包密不可分。

从2006年到2016年,我国服务外包金额从13.8亿美元增加到1064.6亿美元。2016年,我国金融服务出口31.7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6%,增速远高于同期服务贸易的出口。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全球价值链在不断重组,金融机构如何补齐短板、提高竞争力,成为一项艰巨而重要的任务,特别是随着金融个性化服务需求的不断增大,金融服务产品越来越人性化,金融产品的生命周期进一步缩短,这些变化使得金融机构在新型金融业务和流程方面存在着不小的短板,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尝试将一些业务,如把金融衍生品、设计的研发、金融数据分析等业务委托给外部供应商,也就是服务外包,这样有利于金融企业补齐短板、打造长板,有利于降低成本、提高附加值,有利于开拓市场、扩大销售,也有利于合理配置金融资产、降低区域风险。

金融机构对资源整合的需求,为金融服务外包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信息技术的发展为金融服务外包发展提供了技术手段,原来不可贸易的东西现在都可贸易了。对外开放深化也为金融服务外包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特别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潜力巨大。国家出台的政策,为金融服务外包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近年来国务院和国务院办公厅连续出台了一些高含金量的文件,对支持、扶持外包企业的发展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趋势二:我国对外开放步伐加快

离岸外包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增强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对外开放,采取了切实有力的措施扩大对外开放,从区域上看,以上海、天津、广东、福建等自贸实验区建设为抓手,推动新一轮金融开放与创新,搭建了以简政放权、对外开放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金融改革开放新框架,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金融开放成果向全国推广,特别是今年6月28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和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联合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负面清单指引(2017年版)》,在国内首次为金融业专设负面清单指引,进一步推动了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开放创新,为外资了解和进入我国金融业提供了便利,也为我国金融业进一步扩大开放进行积极的、有益的探索。从行业看,大幅放宽行业外资准入限制。2016年12月28日,国务院第159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重点放宽银行、证券、期货、保险等金融机构的外资准入限制。从制度建设上看,我国逐步实行内外资法律法规统一,给外资金融机构给予统一待遇,外资企业享有内资企业同等的待遇。

在国家的高度重视下,我国对外开放取得明显的效果,离岸服务外包保持快速发展,2010年至2016年,我国离岸外包的执行额从336亿美元增加到704亿美元,年均增长20%,离岸服务外包在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从17%提升到25%,已经成为服务出口的第一大行业。

从国际上来看,虽然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但是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逆转,欧美金融机构为压缩成本、规避风险,已将数据处理、资金清算、应用开发、银行卡业务、呼叫中心、客户服务等离岸外包给印度、中国、东南亚国家。

服务外包的本质是利用外部资源解决内部不愿意干、干不了的问题,实现天下资源为我所用,市场配置资源的范围越广泛,全球范围内资源越能得到合理的配置,发包方越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承包方。

趋势三:高端金融服务外包占比持续上升

高中低端业务结构不断优化

2012年至2016年,我国知识外包占领从28%上升至37%,信息技术外包从56%下降到47%,业务流程外包保持在16%左右,未来这种趋势越发明显。比如,神舟数码从传统的IT服务商逐渐转型为云服务和技术解决方案的提供商,赢得了一些金融机构核心系统外包项目。

一般规律来看,服务外包发展大致经历劳动力密集型、资本密集型及知识密集型三个阶段。在劳动力密集型阶段,产业结构主要由资源享赋的比较优势所决定;在资本密集型阶段,企业主要通过资本运作来提高生产效率;在知识密集型阶段,主要通过研发创新提高附加值,将知识等内生因素引入增长模式,让研发所取得的知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

趋势四:金融服务外包生态链正在形成

由传统模式向跨界整合、集成式供给延伸

2016年,我国银行业和保险业的IT解决方案市场整体规模为277亿元和53亿元,相比2015年,分别增长了23%和24%,预计到2021年,我国银行业、保险业IT解决方案市场规模将分别达到734亿元和147亿元,年增长率分别是22%和23%。

ITO、BPO、KPO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业务越来越融合,金融服务外包生态链越来越重要。实际上专业化和融合化之间是一个相互促进的整体,专业化分工是实现专精、特精的重要组成形式,跨界融合是实现有效衔接、提质增效的重要组成。在今年4月第五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上,美国硅谷有一位专家对硅谷所有成功企业进行了长期的比对分析,找出了这些企业为什么能够创新、能够有这么大创新的两个原因:一是颠覆,二是跨界,只有颠覆和跨界,才能够有很好的创新,服务外包也一样,既要专业化分工,又要跨界融合,这样才有利于金融服务外包的发展。

趋势五:从标准化模块式供给向个性化定制式供给发展

由于每家金融机构发展战略、市场目标、客户群体不同,对个性化、定制化的具体要求也越来越多,据初步调查,这部分业务已经达到80%左右,特别是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移动互联网的广泛应用,为个性化、定制化发展提供技术条件,认知计算、弹性连接、智能数据、自然交互等人工智能技术,加速金融服务外包个性化发展,比如银行大厅服务机器人加强客户沟通和联系,提升传统银行业的业务效率,降低成本和风险。

未来,越来越多的标准化服务逐渐被金融机器人代替,另一方面,在颠覆传统标准化模块供给的同时,金融智能设备的前端研发、中端流程再造以及后端运维又产生海量的个性化服务需求。

当然,个性化、定制化是在标准化、模块化的前提下进行,二者并不矛盾,个性化是标准化基础上的创新,个性化发展时间长了、被大家认可,也可以成为新的标准,从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商品的总量和我国商品总量的差别就能看出来。现在发达国家商品总量达到70多万种,而我们国家商品总量可能是40多万种。产生这种差距的原因正是因为个性化需求,比如一款衬衫只有5个款式,但是很多人提出一些个性化的要求,根据要求制作出来之后,得到了很多的认可,衬衫就多一个款式,如此反复就出现了更多款式,所以个性化往往可以转化成标准。再比如美国的红酒,原来美国红酒是执行欧洲标准、法国标准,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酸甜可口。美国人不喜欢这种酸甜味道,美国提出来,在这个基础上你们可以进行创新,这些调酒师根据老百姓的喜好调出新的品种。美国的标准不仅影响本国,对很多地区、很多国家的红酒发展都产生很深的影响,所以要深刻理解标准化、模块化和个性化、定制化之间的关系。

趋势六:从经验服务供给向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服务供给转变

过去服务外包主要靠从业人员的经验,现在开始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对客户需求进行科学分析。据初步调查,5年前,依靠传统经验提供服务的占70%以上,而目前利用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提供服务的占70%以上,正好反过来。从全球范围看,这种趋势更加明显,据有关机构调查,全球大数据分析业务总收入由2012年的2500亿元上升到2016年的3236亿美元。其中与外包相关的相关智能分析占比,预计2021年有望达到43%,十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为12%。

过去一般的做法是,先有发包方需求后有服务供给,现在是先运用大数据分析,研究供给、储备供给,然后最大限度满足未来的需求,实际上也是服务外包的创新。比如,现在电动车最大的问题是电池续航能力,最长的也就是四五百公里,是制约电动车发展的很大的因素。而我今年到上海参加汽车展,其中有一款车是靠油发电、靠电驱动,整体解决了电池的续航能力问题。在与厂家沟通过程中得知,这个技术一开始并不是一个厂家先提出来的,而是一个科研机构先提出来的,科研机构最后得到厂家的认可,然后为其研发。这个外包的例子恰巧证明承包方在先,然后去引导发包方,这是提高我们服务外包企业能力的、竞争力的很重要的一点。

趋势七:我国金融服务外包环境逐步改善

合作共赢已经成为基本的价值取向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服务外包工作,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尤其是国务院《关于促进服务外包产业加快发展的意见》《关于金融支持服务外包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文件的出台,加强了服务外包的监管和管理,建立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推动普惠金融,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相关制度逐步完善,切实维护各方权益。

与此同时,中介组织也积极作为,发挥了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桥梁作用,组织企业抱团拓展国际业务,提高整体竞争力,制定金融服务外包行业自律的章程规范,共同推动服务金融外包的市场建设,组织企业共同研究行业发展的态势,相互协同。外包企业开始从过去的恶性竞争转向互惠互利、合作共赢、大胆创新,着力打造产业的生态圈,优化内部质量管控,建立良好的商业信誉,守法、合规经营,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

我国金融服务外包虽然取得了成绩,但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存在着差距,核心问题是人才问题,特别是复合型人才问题。2013年我在上海参加了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召开的外商投资企业座谈会,专门研究金融服务外包的人才问题。会议上我提出“怎么评价中国的金融服务外包的人才”的问题,得到的回复是,如果单从金融业务来看,你是中上等,单从计算机来看,你也是中上等,单从外语来看,你也是中上等,如果把金融、计算机和外语合起来,你就是中下等,这也是一些我们的外包项目为什么被印度拿走的一个原因。今年商务部和几个部门联合发布的《中国服务外包十三五发展规划》当中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复合型的人才。下一步我们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的新理念、新思路、新战略,认真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坚持改革开放创新发展,不断改进监管,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充分发挥服务外包对提升金融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作用。(本文为中国(合肥)金融外包峰会2017嘉宾发言整理)

微信征稿启事

《中国银行业》由中国银监会主管、中国银行业协会主办,是目前唯一一本带有全行业性质的公开刊物,是沟通监管部门和机构的纽带,是行业交流的平台,也是社会了解银行业的窗口。

目前《中国银行业》杂志微信公众号已开通征稿邮箱,面向广大读者征稿。我们期待您的稿件。

微信投稿邮箱:zgyhy00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