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性阁me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liabbas.net。百性阁me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第一篇主恢复里当前急切的需要祷告:主啊,与我们同在,叫我们看见这个需要是何等的大;在各召会、各服事的单位里,

第一篇 主恢复当前急切的需要

第一篇主恢复里当前急切的需要


 

祷告:主啊,与我们同在,叫我们看见这个需要是何等的大;在各召会、各服事的单位里,都需要成全人。主啊,我们承认我们在这方面的短缺,求你光照我们,也给我们一条实行的路,好叫我们都能成为一个学习成全人的人。主啊,祝福所有关于这一系列的交通,叫我们能够交通在点上,好应付主恢复里当前急切的需要。主啊,用你的宝血遮盖我们,祝福我们,祝福众召会。奉你自己的名求。

我们有负担交通一系列的信息,专一来看一个主题,就是“如何成全人”。这一件事是主恢复里当前紧急、迫切的需要。这个题目太重要了,我们希望至少能有十次的交通。一方面,我们要从“异象和需要”来看这件事;另一方面,我们要从“实行和操练”来看这件事。我们也会从几方面来交通这个主题:一是从主的话,二是从主的职事,三是从我们过去的经验,来看我们怎么作一个成全人的人。

为什么我们要大声疾呼:成全人乃是主恢复里急切的需要呢?我们必须看见,如果我们不在这件事上重新检讨、重新学习,主的恢复就会停顿不前:第一,人数会停顿不前;第二,年龄层—世代交替(generation),也会停顿不前。主恢复里的人数要不断地繁殖与扩增,代代要不断地绵延流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成全人,绝对要把人成全出来。

成全人的六方面

我先提纲挈领地点出,我们至少在六方面急切需要把人成全出来。我们今年再不作,三年以后就会更显露出衰退的情形。今天,我们再不面对这个迫在眉睫的需要,过不久肯定要吃这个亏。

第一,活力排:我们这几年推动活力排,无论是在美国、台湾、韩国、日本都一样:开头有一点的成果,但是一到某个程度就停顿了。之所以停顿就是因为没有更多新的人被成全出来。没有更多新的联络人被成全,以开始新的活力排;也没有更多新的提醒人被成全,以拿起负担提醒别人;结果就形成一种保持现状的局面。

第二,校园工作:我们好几年前已经讲了,大专校园工作一定要学生自己作。我们过去没有作到这一点,原因就是我们忽略了对学生的成全。我们没有好好注重这件事。同样的,无论在东方或西方,整个学生工作没有产生出新的全时间者,也没有产生出新的同工,自然作一作就达到了饱和点,很难有具体的突破。

第三,召会中的服事:譬如各地召会受浸的新人很多,但留下来的却不多。这是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召会中牧养人的人不多。仅仅少数人尽牧养的功用,牧养的度量一旦达到饱和,许多新人就因着疏于牧养而渐渐流失,召会自然无法有突破性的扩增。我们这些年都在研究怎么作初信,以为作法好一点,新人存留率就会高一点;其实,作法的好坏差不了太多,主要的瓶颈是服事的人只有那么多,所能牧养的也就那么多,再多就顾不了了。今天,各处召会普遍都面临这个难处。

又譬如儿童服事,李弟兄说台北要作出一万七千位儿童;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作不出来。为什么呢?原因是:儿童的服事是落在全时间的手中,并没有成全作母亲的,把她们装备起来,叫她们有能力担起儿童的服事。所以全时间的作到某个地步,他们的度量一旦达到饱和,就无法再扩展了。青少年服事也是这样。

第四,召会与各单位负责人:这包括同工、长老、区负责等,多年来已倾向老龄化、僵硬化,也是因为没有带进新的事奉者,所以一年过一年始终是原班人马带领着召会。又譬如现在许多地方都需要办训练,但碍于人手不够;有些较老练、够资格的,无论是服事教务或是辅训的,都没有复制自己—成全人,所以作到某个程度就无法再扩增了。

第五,网路服事:网路的力量在于群众,必须群体动员起来,才能产生具有影响力的果效;光靠一、两个人扛大旗,是成不了气候的!今天,我们在这方面的成全也是乏善可陈。仅仅几位有恩赐的人自动自发拿起服事的负担,是很不够的。整体来说,不仅他们有这个潜力,其实大家都有这个潜力,只是欠缺这方面的成全罢了。

第六,团体生活:也是同样的情形,会作的人要成全人来作这一块。

扩增在于成全人

我们常常用几何级数来说到扩增:一个人只要一年结一个常存的果子,第一年就有二个人,第二年两个人就变四个人,第三年四个人就变八个人,过了二十年,全世界的人都成了神的儿女。理论上,我们经常这样讲,但从来没有一个地方实行出来。不要说几何级数作不到,就是算数级数:一个变两个、两个变三个、三个变四个、四个变五个、五个变六个等,也办不到。这其中的症结在哪里呢?在于:你带一个人得救并不难,但是你要成全一个人成为你的复制、翻版,使他也能作你所作的,这就太难了!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能把人成全到一个地步,叫他们也能作我们所作的;这样,活力排、校园工作、召会的服事、各区块负责人、网路服事、团体生活等,就可能达到几何级数的扩增。可以说,今天我们的难处不在于得着新人,乃在于新人得救之后怎么成全他们一起配搭服事。

成全人的原则与要素

总的来说,我们会有几篇信息,具体地一项一项来看怎么成全人。这里,我先把成全人的原则、要素是什么,作一个鸟瞰的交通。

第一,要给人异象。不是指你要有异象,乃是指你要怎么叫别人有异象。譬如,你想让别人作福音活力排、读经活力排,首先你要给他异象,叫他看见为什么要作福音活力排、读经活力排。如果你想让学生拿起校园的负担,由他们自己来作校园,你就要给他们清楚的异象,叫他们看见为什么要作校园。如果你想让召会里的弟兄姊妹都起来服事,你也必须给他们看见异象。异象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与元素。这不在于讲道,乃在于有看见。

第二,要带人有承诺(commitment)。人需要愿意服事、答应服事、肯来服事,才能有机会被成全。所以带人有承诺,就是带人奉献自己。

第三,要把服事派给人作(assignment)。要学习把服事交托给人作;这在“如何成全人”上,乃是很重要的一块,需要专一地交通。我们很多人都不懂得交托、不会交托、也不敢交托。比如,作妈妈的要成全孩子,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把工作派给孩子去作。如果母亲整天都不指派工作给孩子作,孩子就永远没机会学习怎么作。

召会里也是一样。过去,我们没有专一地讲这件事,也没有好好地深思、看重这一块。比如,新人来到我们的小排或大聚会,我们看见他来聚会就开心得不得了,所有好吃的东西都拿给他吃,无论是物质或属灵的,只要他快乐、开心就好;却从来没有想到要派给他一些服事。其实他一进到服事里,就被建造到召会里,也就上路了。

第四,要给人训练。不是讲道的训练,乃是按个别的情形与需要,而给予实际的训练。今天我们一说到训练,首先想到的就是训练的材料;其实材料不是最首要的。今天很多人的观念,以为只要能剪贴出一套洋洋洒洒的纲要,就可以办训练了,却一点不在意受训者的需要是什么。好比医生必须先诊断出病人的病症,然后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不是说有阿司匹林,就可以开业医病了。药不对症,食物不符合需要,就无益于病情。所以,我们需要转观念,要从受训者的需要作出发点。我们所说的训练乃是,好比一个小孩不会走路,你针对他不会走路这个点给予训练,让他学会走路。应用到我们的实务里就是,譬如你要读经活力排变成福音活力排,就要专一对准这个点传输异象和主的话,然后实际带着出去接触人;或者,你要大家拿起召会的事奉,也是要专一就着这个点讲说职事的话,然后实际带人进到事奉里。换句话说,不论你讲得好或不好,都是一直针对那个需要给人训练。

生命是借着培养、浇灌、喂养,自然长出来的;功用是操练、训练出来的。没有训练,人的功用是难以显明的。譬如贝多芬,虽然有音乐的天才和资质,也需要借着训练,把它启发得淋漓尽致。真正的训练,乃是作榜样,带着人一同作。就像师父带徒弟一样,手把手教人作,也就是“跟我来”的原则。我怎么作,你就跟着我怎么作,依样画葫芦、如法泡制。就像在健身房作健身操一样,教练作什么动作,你就跟着作什么动作。

换句话说,我们无论是作校园、作全时间训练、作召会里的服事,都要把人带到实务的操练里;他作一作就得到了成全。属灵的事不是理论,乃是亲身体验、亲身经历。就像教人游泳,光是讲游泳的理论是不管用的,最重要的是叫人跳进水里游。教人跳舞也是一样。光在纸上谈舞步,还是不会跳,但是跟着跳十、二十分钟,就能心领神会了。所以,成全人是作榜样带着人作,而不是代替人作。带着人作,乃是经历之旅,不是知识之旅。

第五,要一直给人供应与鼓励。鼓励是成全人一个很大的要素,乃是一种正面的加强。无论是在言语或表情上,要给人有正面的加强与肯定,这在成全人上是很重要的。比如你教人写字,无论他写得好或不好,你都给予鼓励与肯定,他就有兴趣再继续练写。只要他坚持练写,总会越写越好的。我们东方人教育孩子,不喜欢称赞,只喜欢责骂,这不是最好的教学方法。

不光教育是这样,属灵的事也是一样。我们作活力排提醒人,就是作鼓励、联络、供应、提醒。不可轻看这些,人都是喜欢被肯定。你说一句“作得不错”,对他就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与加强。我们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本来你自己并不觉得有这方面的恩赐,但是服事过一次之后,负责弟兄对你说服事得不错;这句话就鼓励、加强了你,你就有负担在这方面继续服事下去,甚至影响你一生的服事。

第六,要一直监督、跟进(follow-up);这样才能真正把人成全出来。第七,要给予适当的奖励;奖励乃是一个激励(incentive),叫他能够把事情作好。在成全人上,有一点是需要注意的。成全人不是你想成全他有什么恩赐,就成全他有什么恩赐;乃是要按着他有什么恩赐,而把他的恩赐成全出来。这是我们在成全人上的一个难处:很多人不懂得因材施教、就材成全的原则。譬如奥运选手的教练,不是说现在需要三个举重的参赛者,就随便找三个人来训练他们举重;乃是在小孩子四、五岁的时候,教练就看出他有这方面的潜能与恩赐,然后给予按部就班的训练,使他成为出类拔萃的参赛者。这很重要。圣经说每个圣徒都有他的恩赐,你要把他的恩赐发掘出来。

还有,我们要学习放手。“紧抓服事不放”是现今各地服事者的难处:作长老的紧抓不放,作校园的紧抓不放,作小排的紧抓不放。有人说,不放手是因为忠心,然而这种忠心是负面的忠心。紧抓不放是扼杀生机功能的一大原因。除了这些点,还有其他附带的点,以后我们会详加交通。今天我是概括性地给大家看见,“成全人”的需要实在太大了,并且是紧急、迫切的需要。

在事奉上改观念

下面我给大家读一篇信息,就是《召会中的牧养与青年人的成全》第三篇。这本书是李弟兄于一九七一年从美国回台湾,与台湾同工长老们交通的集成。在这一系列信息中,李弟兄非常强调“成全人”。他甚至说,你们作同工长老的再不成全人,就是死路一条;你们已经达到“饱和点”了,再不改制度,没可能有突破……。

这本书一共有十篇信息,第三篇信息是“在事奉上改观念—教导人成全人”。我们在事奉上要改一个观念,就是要教导人并成全人。信息一开头讲到:

工作的开头,人数繁增得又快又多,但过了一段时候,就好像达到了饱和点,无论怎样作,都没有多少繁增。原因到底在哪里?(五二页)

原因乃在于“一直自己作,不会教人作”!这里所说的情形,不光是一九七一年台湾的情形,也是我们今天各处大体的情形。我把这篇信息归纳为五个重点:第一,一直自己作,不会教人作;第二,改观念,学习教导人;第三,旧作法已到饱和点,需要改制;第四,花工夫成全人,不避难就易;第五,除去成见,尽力带出人。

一直自己作,不会教人作

经过我们在主面前的寻求、分析,觉得情形大致如此。首先,是同工们无论到哪里,都是自己作,不会教人作。……两三个人所能作的范围是有限的,只能作那么多,再多就作不来了。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教别人、带别人,工作就会在这里停顿。(五二至五三页)

这里说的是同工们,其实每一个服事单位都会犯这个毛病:越爱主就越自己作,越忠心就越自己作,从来没有想要往前一步—教人作。譬如,我们作读经活力排,二位提醒人最多提醒十四个活力排,不可能再多了。如果要再繁殖扩增,就非有更多提醒人不可,因为他们的度量就这么多!就算他们的恩赐是二千两,又能增加多少度量呢?仍然是“有限的,只能作那么多”。提醒人是这样,全时间在校园服事的也是一样,再多就作不来了!逐渐的,“卡车的载货量”满载了,就呈现出直线的承载曲线,而不是几何级数的曲线。

因为我们只会自己作,不会带别人作。而我们自己所能作的,也只有那么多,是有限度的;超过了那个限度,我们就作不来了。当然别人也会带手作一点,不过那是不明显的。我们若这样走下去,召会在一个地方上就不能发展。(五三页)

譬如你们在劳伦斯,刚开始一切都是新的,有很多人力、资源可以摆上去;等大家都摆上去了,很快就达到饱和点,不再有显著的扩展。换言之,不能老是自己一个人作,一定要成全别人来作。

改观念,学习教导人

在成全人的事上,有些人的观念是:觉得对方还没有准备好。譬如觉得对方太新了,先给他多一点供应,不要太快把他带进服事里,会压垮他、吓到他,主的恢复是生命的恢复等。或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譬如我得救才二、三年,自己还很幼嫩、软弱,怎么能成全别人呢?我自顾不暇,能被成全就很好了,怎么能成全别人?你就看见,最限制我们的就是我们自己的观念。

譬如,我们说校园工作,最主要的是学生得学生。这意思是,不需要等学生完全长大、成熟了,才叫他传福音;乃是他得救的头一天,就可以去传福音!从前布道家宋尚节,就是组织一班在上周奋兴会里得救的人,一同出去传福音!马太二十五章主耶稣说,祂把银子交给奴仆,奴仆“随即”拿去作买卖,另外赚了五他连得(16节)。奴仆不是等作好计划,或是三、五年之后才去作买卖,乃是“随即”(immediately)去作买卖。

换句话说,一个新人昨天受浸得救了,就要立刻(immediately)带他去传福音!今天我们的难处,不是觉得对方还没有准备好,就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我们都需要改观念。改什么观念?就是要学习教导人,不要怕教导人。

有人说,只要带大家祷告,得着复兴,这种情况就会转变。这或许可以用在一时,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许多基督徒喜欢有复兴会,但复兴过后一切也就跟着结束。末了,仍是你不会,我也不会。(五七页)

我们总以为弟兄姊妹没有起来,是因为他没有复兴,所以我们打奉献、复兴的负担。其实奉献、复兴不过是一时之计!接下来就是要教到大家都会作,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基本上,我们这些人并不太需要复兴,因为大家都是爱主,天天亲近主的。我们不需要复兴,我们需要的是会作,也教别人作。这全在于我们肯不肯下一番苦功夫。(五七页)

我们需要会作,也要教别人作。第一要会作,然后要教别人作。下面这句话很重要:“这全在于我们肯不肯下一番苦功夫。”一点不错,这全在于我们肯不肯花一番苦功夫。然而,我们都以为“花苦功夫”,是指读经、追求真理、祷告、背十字架、服事圣徒、喂养他等,却没有一个印象:成全圣徒也要“花苦功夫”。换句话说,我们需要“花苦功夫”教圣徒作,也需要“花苦功夫”陪圣徒作,更需要“花苦功夫”让圣徒都会作。

我再读这一句:“这全在于我们肯不肯下一番苦功夫。”我们就是想破了头,也要想办法教到他们都会作。就好像这班人是世界不要的,这不会作、那也不会作,是不是他们在召会里就一无用处了呢?我们必须花一番苦功夫,让最没有用的人也能够成为有用的人。其实没有一个圣徒是没有用处的,就看你怎么成全,怎么叫个个都能派上用场!

譬如,这几年我们鼓励姊妹作提醒人,成全姊妹作提醒服事。长久以来,弟兄都认为姊妹的地位,除了扶持就没有多大的用处。然而,我花一番苦功夫思考一个问题:那些所谓没有用处的姊妹,真的就没有用处了吗?当你认真下一番苦功夫思考,就发现你认为没有用处的,其实是很有用,只不过你没有挖掘出她们的功用罢了!

我们实在需要改观念,学着会作,并且有忍耐,同时要教别人如何作。这样,就会产生许多徒弟。(五八页)

我们得救三年的,应该要有徒弟!这个要求、标准不算太高,因为有些人得救才一年,就在校园搞出一堆人,跟着他一起跑;其实那就是徒弟。我们带人一起叩门、一起看望、一起烧饭,也可以搞出一堆的徒弟来!

以台北召会为例,虽然有这么多的同工、长老,但同工、长老能作的,就那么多。无论怎样传福音,都难以突破。好比一个家,生五、六个孩子还可以,再多就顾不了,就会弄丢了。我们能照顾的,就是五、六个孩子,这是我们的饱和点。台北召会的制度若不改,同工、长老的心理若不改,目前我们的本能、容量已经达到饱和。除非我们再教出人来,训练出人。若训练不出来,我们就是饱和了。无论福音怎么传,末了还是这么多人,因为我们只能顾这么多人,再多也顾不了。(五九至六○页)

不光要改观念,也要改制度。其实不光台北召会有饱和点,每一个服事单位都有饱和点。譬如,我们这几年作读经活力排,不管你怎么冲、怎么加把劲,就是冲不过三千人,这就是达到了饱和点。

现在的出路,就是同工、长老必须改观念,快快教别人作,把责任摆到别人身上,教他们作。若是这样,年长的就不会觉得太累,因为不是要你自己作那么多,而是去教别人作,统统交给年轻人作。我们的出路就在这里,这也是我们症结的所在。我们的同工不会教别人,长老也不肯学着教别人,各地召会都到了饱和点。不仅台北如此,高雄也如此,所能作的就是这么多,都到了饱和点。好像我这个人只能担一百八十斤,你再给我更多担子,我就担不起了。我必须叫别人来帮忙,大家都帮忙,才能担更多的担子。(六○页)

旧作法已到饱和点,需要改制

这里的重点是,担子若不能从同工、长老身上分给别人,总是在同工、长老身上,结果担来担去,不论怎么作,都只能担那么多,下面就无法产生出人。同工、长老若是在这事上改观念,事情就比较容易;若是不改,就会一直停在饱和点,造成难处。(六○页)

这里的话不仅是针对同工、长老说的,也是针对我们每一个服事单位,小到儿童服事、校园服事都一样,你担在自己身上的就只能担这么多。

比方,我们三位在一地作长老。……确实是爱主,敬畏主,无可指摘,按时聚会,对召会的事忠诚、负责。然而,这个不把担子分给别人,也不教别人的老作法,就叫我们的工作到了饱和点。

再者,我们三人不仅占了长老位置,叫别人无法兴起来;……后面的少年人自然也无法兴起来,因为他们都是我们作长老时出生的,那能赶得上我们三人这么老练。虽然他们都爱主,已经二十几岁了,看起来却还是冒冒失失,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不妥当,非要他们照我们的作法不可。这样,少年人也走了,其他长老也兴不起来;因为我们占了位置,没有机会给别人。如此,召会哪里能有前途?虽然我们三位都爱主,都有超过十分之一的奉献,每次聚会必定先到后走,什么事都揽在我们身上。我们是天天忙,天天用无亏的良心事奉神,主也保守了我们二十年忠心,一点都没有差错。然而,这个召会就这样被我们三个人作死了。召会如果这样,是无法扩增的,这就是症结所在。(六○至六二页)

请看,召会就这样被三位“至死忠心”的长老作死了。

所以现在,同工们第一要学,其次要教,非要学着教别人不可。我们若再不改,我们工作的前途都将达到饱和点。除非主再来转变环境,把我们这些人带到另外一个岛上开荒,才有可能重新再来,从头再起。如果我们再不改变作风,有一个新的学习,我们就只有这么多了,都是老事、老人。同工们都占好老窝,长老们也占老位子,作了二十年,真是爱主,无可指摘,但是不能带别人作。在圣经里,没有明文说到长老退休的事;而这些长老又相当爱主,不愿退休,也没有人能要求他们退休。结果他们就一直占着长老的位子,像北方人所讲的“占窝不下蛋”,这就造成麻烦。

我们能从良心里说,这些长老实在是好,但不能带别人作,也不能教别人作。若是不能教,不能带,占着长老的位子,使后面的长老不能起来,就是同工去了也没有用,顶多作个小帮手。这些长老虽然没有错,也没有罪,但结果是不能扩展,没有后代。所以,现在我们的观念非转不可。

许多弟兄姊妹在台湾受浸、被恢复,召会在各方面都上了轨道,众人也同心,但结果还是只有那么多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深入研究,就知道症结的所在,乃是大家能作的只有这么多,而众人都不肯改变作风,从自己作改成教别人作,教到个个都会作。所以,我们都需要改这个风气,长老要改,同工要改,大家都得改。这样就会把人作得多起来。(六二至六三页)

这句话很重要:“乃是大家能作的只有这么多,而众人都不肯改变作风,从自己作改成教别人作,教到个个都会作。”我再重复:要从自己作改成教别人作,教到个个都会作。

今天我们如果要增加容量,就非改变作法不可。这容量不能只有你我,一定要用少年人,要少年人起来作。容量在于少年人,要大量的用少年人。虽然我们中间找不出退休的根据,但原则还在。

如果这一关,我们打不通,台湾的工作就达到饱和点了;无论怎样作,也只是维持,因为我们的容量就这么多。以军队来说,有生力军加进来,才能再扩展。没有新血轮,没有生力军,我们不会有多少扩展。(六三至六四页)

花工夫成全人,不避难就易

我们的观念都以为:教人作是容易的,自己作是困难的;其实:自己作是容易的,成全人作是困难的。所以,我们是避难就易。我讲一个故事:从前职事站每周四开放,让有心服事的志愿者来打包;每次他们打包之后,我们还要花双倍的时间替他们收尾。当时就有人交通:何不请个墨西哥人来作,一天就作完了,省去麻烦!当然,你可以这么作。然而,这就是避难就易!容易的是请人来作!困难的是把志愿服事者成全到个个都会作!

召会就是要这样不怕麻烦地把人成全出来。其实召会里有用的人很多,但是被用上的人不多!不要说基督教团体是这样,连我们当中也是这样。李弟兄说,“有用的人很多,却没有用上。”如果这些人都能被用上,那么几何级数的扩增是可能达到的!

所以,同工们都要看见这事,要带着别人作,教别人作,把人成全出来。否则我们的工作一旦达到饱和点,就无法繁殖扩增了。

今天,我们所需要的是转观念,转制度,就是要自己学着会作,也要带别人作。……我们已过不是没有注意这事,虽然一再地提,但等到去作时,还是照着我们的习惯与个性,结果仍然没有作出人来。(六六页)

是的,我们自己要学着会作,也要学着带别人作。虽然李弟兄是一再提说这句话,但是等到我们去作的时候,还是照着我们的习惯与个性来作,结果仍然没有作出人来。请看,主耶稣成全门徒最多不过三年半,就钉了十字架,但是我们三十年了还没有成全出人来。一个得救三年半的圣徒,我们还当他是属灵婴孩,就怕对他讲太多,就怕他会有压力,这样怎么把人成全出来呢?

请记得,我们不是去代替,而是去带领人作。我们不仅要学作,会作,还要教别人作,这和我们的习惯完全相反。人都是习惯避难就易,就如水往下流一样。我们都习惯走容易的路,而教别人作的确不简单。(六六页)

没错,我们不习惯教别人作。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是自己烧菜容易呢?还是教别人烧菜容易?不言而喻,自己烧菜比较容易,教别人烧菜可是很费劲、麻烦的事!这在召会生活中也是一样。所以李弟兄说,“成全别人是很花力气的”;因此,大家习惯避难就易。

成全别人是很花力气的,……会不会教是一个问题,但即使会教,花费的力量也很大。自己作似乎是很顺手的事,很快就可以作好,但若一直这样,就不会有后果,不会有后代。这就是走容易的路,不走劳苦的路。好像作母亲的,要把孩子教出来,就需要真正的花工夫。若是没有花工夫,是很难把一个孩子带上路的,因为这不是一两天的事。(六七页)

我们以为,自己作是劳苦的路;其实成全别人,才是真正劳苦的路。所以李弟兄说,成全人“是很吃力的”。成全人不光很花力气,也是很吃力的。

同工们在各处,都是作一种普普通通的工作,能作的就顺手作,整天好像忙忙碌碌。事实上,这种忙碌并不累人。若是你认真地去带一个人,那就真是要为难你了。所以在这点上,同工们的观念要转,不能说你所在的地方没有人才,乃是你缺少成全人。你若去成全,人才就出来了。你若不成全,人才自然无法出来。你不去成全,即使有人才也无法出来。人即便来了,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因为只是聚聚会,听听同工们讲道,帮忙长老们处理一点事情;这是很难引起别人兴趣的。我们若要在主面前有用处,要关心主的家,就要拚上去。首先我们自己必须是这样的人,什么也不顾,就是要作出人来。这样天天拚,天天作,就会引起人的兴趣。(六八页)

下面一段是“烟台召会成全人的实例”,归纳成一句话,就是“我们整天都在一起作人、作事,所以能把人作出来”,也就是把人成全出来。

以我自己为例,……那段日子里,有位弟兄作执事,一位弟兄学习作长老;我们整天都在一起作人、作事,所以能把人作出来。(六八至六九页)

所以,我们都需要花相当的工夫成全人。许多事我们自己作是很便当,但作母亲的都知道,要教儿女学会作,是需要忍耐,需要花工夫的。然而,这个工夫是有报酬的,就是会教出一些徒弟,成全出一些人。可惜我们不肯这么作,不会算这个帐。我们都是贪小便宜,避难就易,同工们十之八九都是这样。有的同工根本不会教,因为他根本没有学过。教是要花工夫的,学也要花工夫。同工们学的精神还是不够拚,学的功夫也不够深。要学就得研究,不能平平常常地作。平平常常作些例行公事是很容易的,但要专门作工就不容易了。专门作工就是要会带人,带人才是专门工作。(七一页)

请听:专门作工就是要会带人,把人带出来才是专门的工作。

无论什么事,一专门就不容易作。……平平常常开一间店是绝对不会赚钱的;你若要赚钱,就需要动脑筋,创出新花样,才能作出结果。我们的工作也是同样的原则,同工们这么多年来,大体上都是殷勤作工,但果效不彰。若真是要有果效,就得同工自己下决心学习,然后再花工夫教别人。(七一页)

换句话说,我们要成全人,就必须把它当作主修、专科(major)来作,不能当作兼修、副科(minor)带手作、顺手作一点!成全人是一件主要的事,应用在我们身上,就是要动脑筋、想方设法来成全人;就连不能被成全的人,也要竭尽所能地想办法成全他们。就好像教人驾驶的学校,无论什么人来学,都要把他教到会驾驶。这就“需要动脑筋,创出新花样,才能作出结果”。

除去成见,尽力带出人

此外,我们的成见都得去掉,成见也是我们的难处。人的成见很害人,譬如刚到一地,马上就喜欢什么样的人,或者不喜欢什么样的人,这是很大的毛病。(七二页)

成见就是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统统都不是好材料!这就是成见。 譬如,这个人我不喜欢,所以不教他作;或是,教他作也没有用,他不知道怎么作等等。这就是你的成见。我们需要除去成见,才能成全出人来。

我们到任何地方,不要喜欢人,也不要不喜欢人。我们没有喜欢的,也没有不喜欢的,我们一定要超脱个人喜好的感觉。总要花一段时间观察,不要一到某地就觉得这人是合我口味的,是我喜欢的。这些实在要不得。比方,我不喜欢人多言多语,若是有个人从来不太开口说话,我就非常喜欢他,但他却不尽功用。然而,有一位多言多语的,和我性格不合,却很尽功用。那么我要栽培哪一个,成全哪一个?乃是个个都要成全。常有同工说,我们这地方没什么人。实在说,是相当有人,只是这位同工不喜欢那样的人,他看那样的人不行,不只不成全他,还把他摆在一边。这些都是基本的难处。

今天无论是同工或长老,甚至家负责或其他服事者都要看见,要成全人一定要不怕麻烦,不怕吃苦,并且感觉要超脱,要一直地教别人,俯就别人。我们都必须要有这种灵,否则,你我就没什么可作的。(七二页)

李弟兄讲这些话绝不是无的放矢、凭空讲的。今天没有一个服事单位或召会,认为它所服事的对象是够格的,都觉得不够格:学生不够格,读经活力排不够格,全时间的不够格,服事三十人的召会也是踢踢遢遢的。没有一个人认为本地召会是够格的,都希望有外来的圣徒加进来,却没有看见真正的黄金就在他的脚前,就在他的所在地。

你若看看这里没有可用的,看看那里也没有可用的,那是不正确的。你到任何地方去,不行的人都得使他行,要将材就用,总要把人成全出来。我们都知道连动物都可以训练,何况是人;我们总要配合那个环境,把人作出来。

在工作上或在召会里,我们自己能作或不能作,都不是一个标准;我们能带出多少人,才是一个标准。不在于我个人是否能干,乃要看我能带出多少人。我一个人能作,不是个标准,乃是要看我是否能带出像我一样,并且比我还会作的人,那才是标准。这个需要我们大家都学功课。(七二至七三页)

我们自己能不能作,不是标准;我能不能传福音,不是标准。你自己会不会作,不是标准;乃是你能带出多少人,才是标准。最后一句:

今天工作和召会的扩展很缓慢,那个限制就在这里。众人不大容易去教别人,带别人。(七三页)

总结来说,我把第三篇信息“在事奉上改观念—教导人成全人”归纳为五个点。第一点:一直自己作,不会教人作。第二点:改观念,学习教导人。第三点:旧作法已到饱和点,需要改制;旧作法就是自己作,已经达到了饱和点,不能再有突破,人数不能突破,事奉不能突破。第四点:花工夫成全人,不避难就易;换言之,成全人是难的工作。第五点:除去成见,尽力带出人;带出人来,才是标准。

李弟兄在这篇信息里的负担,乃是给我们看见,在主恢复里成全人的紧迫性,已经不容我们再忽视了。

二○一○年五月十八日于加州安那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