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剧进入“不差钱”时代,但是钱来了爆款却为何没了?

摘要: 爆款可遇不可求啊

08-29 22:29 首页 金牌舆情官

本文转载自公号:烹小鲜,已获授权。



 

资金、人才都往网剧流的2017年,至今还未生产出一个爆款,不禁让人怀疑:难道网剧已然进入后红利时代了?




当互联网圈的大佬都聚集到网络视频这个风口上,巴巴地望着下一个《法医秦明》《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余罪》能花落本家时,不争气的2017,悄然过去一半有余,至今还没出现一个可以形成全民讨论的爆款网剧。

 

而那边,被持续唱衰的电视台今年却意外打了个个翻身仗,开年红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收视破8的《人民的名义》,每晚10点准点蹲守微博热搜榜的《我的前半生》,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全民讨论热潮,老大哥宝刀未老,越发凸显了网剧的落寞。


   

1

总是说爆款,到底何为爆款?


视频网站和电视台气质的迥异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在各种各样的高峰论坛上,一边是身挂平台特制加logo战袍的网站大佬,意气风发地畅言网剧的未来发展之路,而另一边,表情和着装一样保守的电视台领导,在身边含蓄又意味深长地给他们眼中的年轻人提出建议,你们年轻人不要太浮躁,别看你们网剧现在闹腾地欢,还不是在走电视台的老路吗?

 

这句话听起来虽然有些酸,但不得不说的是,老同志还是目光很犀利,了解历史规律,一眼就洞察到了事物本质。正如当年抢了电影风头的电视台一样,一旦新事物过了所谓的红利期,一切还都将回到常识道路上来。

 

在政策充分宽松的2014——2016年,网剧市场显现无比伦比的光明前景,资金方面,BAT各加持了三大视频网站,为其增足了底气;人才上,优秀的电视人、电影人唯恐被时代潮头的打翻,不管玩不玩,首先在态度上,选择先主动向网剧伸出友谊之手;用户方面,网民数量急剧增加,付费习惯渐成气候。

 

钱、人、市场的到位,使视频网站在2015——2016年间诞生了不少现象级网剧,搜狐的《法医秦明》,爱奇艺的《灵魂摆渡》《盗墓笔记》《余罪》,腾讯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乐视的《太子妃升职记》……几乎各大视频平台至少手持一部。


尤其是去年,由于全年的台播剧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除了《亲爱的翻译官》,各大卫视没有一部平均收视率破2的剧,更凸显了网剧的来势汹汹。这冷热双重天,难念会让刚转成正牌军的视频网站乐观过了头,在年底,不少发言人就开始大立flag:2017年才将是网剧全面爆发的一年!

 


然而,现实却是,整个2017年现已过半有余,真正的现象级网剧仍未现踪迹。即便大IP、大卡司、大投入加持的《春风十里不如你》《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也只能算是小有热度,全民爆款实在当之有愧。

 

在分析为何2017年没有现象级网剧的原因之前,我们有必要先厘清两个概念,一、何为网剧;二、何为爆款?

 

所谓血统纯正的网剧是指纯网生内容,即为视频网站平台定制,且只在网络上播出的剧集,所谓的台网联动,只是播放介质有所区别,因此并不能算在此类;二,爆款。如何界定一个剧够不够爆。数据是一方面,更多的应该是社会讨论度。

 

比如上半年网络播放量第一的《热血长安》有105亿次播放量,但话题讨论度既完全无法匹敌今年大热的台播剧《人民的名义》和《我的前半生》,也无法与往年任何一部爆款网剧相提并论,因此,到底算不算作爆款剧,相信大家心中自知。


 


而其他平台自制的网剧,比如《杀不死》《盲侠大侦探》《春风十里不如你》《河神》《双世宠妃》《花间提壶方大厨》……要不然是市场反响弱,要不然是缺乏话题发酵。遍数整个上半年,可以说,几乎没有一部可以兼顾两者的网剧。




2

网剧题材红利越发不明显

 

为什么现在的网剧越来越难出爆款?其实只要分析下2014——2016年爆款剧的特点,就可以发现一些微妙的规律。昔日的爆款剧曾经都是市场上的空缺品。比如,被视为网络视频重要转折点的《盗墓笔记》,其大火的原因完全是占了题材红利的便宜。

 

作为中国电视剧史少见的盗墓题材剧,《盗墓笔记》的出现,可谓说为长期活在被国产婆妈剧、偶像剧、抗日神剧三大“剧头”支配恐惧的国产剧观众送来了一阵清风。市场的空白加上原著小说上千万粉丝基础甘当广告牌,自发为剧做宣传,因此即便被网友diss五毛钱特效,其依然至少为爱奇艺拉入了260万的付费会员,成为当年最瞩目的行业热点。

 

而正午阳光制作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虽和《盗墓笔记》同一题材,但却弥补了《盗墓笔记》在制作上的硬伤,无论是画质和特效都洗刷了网剧的屌丝气质,加上2016末正处在正午阳光和网民的蜜月期,“国剧门面”的好感在,在前期便为剧集的宣传助力不少。


另外几部剧大热的原因,也无不出于此,搜狐视频的《法医秦明》是突破了国产电视剧大尺度聚焦法医行业的先例,爱奇艺的《灵魂摆渡》主打灵异题材,突破建国后妖怪不能修炼成精的规定,《余罪》是沾了“涉案剧不能上黄金档”的光,暌违已久以卧底为题材的影视作品,满足了观众的题材饥渴症。

 

即便是收视和口碑两极分化的《太子妃升职记》,也因为国产剧从来没有男穿女(男人穿越古代变成女的)、大型鼓风机无时无刻不作妖等各种稀奇古怪的画风为网友打开了新世界,这种反套路让网友一边惊呼“还有这种操作?”,一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慷慨地为其贡献点击量。


而前两年,传统的台播电视剧,在如雪片的限古令、限穿令、限中插广告、一剧两星等各种政策下,可谓是元气大伤。困于成本、题材的限制,电视台在买剧时,不得不多掂量掂量,更多地选择去打安全牌,这也是导致前两年宫斗、婆妈、抗日神剧充斥荧屏的重要原因,而网剧在制作水平的提升,以及题材、类型上更加新颖多样,自然会分去台播剧大量的受众。

 

然而,经过了2014——2016年的挖掘,能拍的题材都被网友尝了鲜,新鲜感褪去,即便是同一题材,同一制作水准,网友也再难找到“只如初见”的感觉,这便是为何同为鬼吹灯系列,制作水准也不差上下,《黄皮子坟》不如《精绝古城》受关注程度高的重要原因。

 

最关键的是,网剧的政策优势也逐渐消退。继去年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原创视听节目规划建设和管理的通知》后,今年广电总局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明确了网络视听节目要坚持与广播电视节目同一标准,使不少想打擦边球的网剧项目自动夭折于襁褓中。


3

后红利时代,视频网站如何应对?


然而,纵使网剧的红利期退去,它依然有电视台无法比拟的优势,比如它更自由、更丰富、也更能满足不同观众的个性化需求。

 

在播放形式上,电视台是排播,而视频网站可以随时点播,能凸显观众的自主性,另外,视频网站不受电视台排期的影响,消化片子的能力得到了大大提升;最重要的是,以往的台播剧是电视台决定观众看什么,而互联网直接和用户对话,为目标用户定制内容。

 

比如,今年几部以小博大的网剧,《双世宠妃》《花间提壶方大厨》都是细分市场后为目标用户定制的内容,在小范围内,也赢得了一定的关注度。



但小富即安毕竟不符合商业社会的逻辑,无论是平台方还是投资人心心念念的还是“爆款啊,爆款”,但到底如何炮制爆款呢?尤其是在当下的网友对各种套路早已见怪不怪的后红利时代。

 

依然回到上文所述,一旦新事物过了所谓的红利期,一切还都将回归到常识的道路上来。无论是视频网站还是电视台,总归只是媒介不同,做得都是内容。

 

这方面,只要参照今年两部大热的台播剧《人民的名义》和《我的前半生》就会明白,尺度、视觉、特效总归是一瞬间感官刺激的东西,第一次灵,第二次未必就灵,真正能成为爆款的还是发人深思、优质的故事。

 

而现在各大视频网站平台制造爆款的策略大多是屯IP,大IP当做头部内容,小IP充当腰尾部,但这些市场流行的玄幻修真、总裁小姐姐的网文IP是否总能奏效,在此打下一个大大的问号。

 

别扯一些国情不同,咱们没有产生《纸牌屋》土壤的大道理,即便是不触碰任何政策红线的大型撕逼剧《绝望主妇》,咱们怕是踮起脚也无法企及。

 

因此,对于题材、政策优势均不再凸显的视频网站,2017年上半年或许只是一个开端,细分受众后的小爆款或许会形成常态,但要想制作现象级的网剧,大家还是别老盯着商业规律,稍微尊重尊重创作规律,拿出有故事、有深度的好本子,这才是在后红利时代突围的路径。





首页 - 金牌舆情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