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台造星能力疲软,网综造星力独擅胜场

摘要: 电视台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08-29 22:29 首页 金牌舆情官

本文已获公众号“新剧观察”转载授权


在电视剧被网剧抢占风头,传统媒体人才纷纷加盟网络平台下,原本属于电视台吸引新人的“造星”优势,如今却不如网络选秀的“偶像养成”节目。看来不仅大量明星将流入视频网站,正处发展的新星也将落入它手。失去了新星力量的电视选秀,等同于将电视综艺一半的收视都让给了视频网站。这个暑期选秀类节目可以说占据了综艺节目的半个天下,而选秀造星阵地的丢失恐怕也将成为压倒电视台这最后一根稻草的刽子手。


影响电视台半个收视的不是选秀是造星


当下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电影都开始走向年轻化,电视剧也开始逐渐被新人霸占银屏,这是因为它们都知道如今的消费人群正是年轻人。如果说抓住年轻受众就是抓住广告主,那么抓住新星就是抓住年轻受众。


在各大卫视综N代的视觉疲软下,每年暑期选秀节目中新面孔的加入无疑是给看惯了主流明星面庞的观众们带来了新的视觉享受。最初电视台选秀的目的是为了挖掘新星,变换到如今却变成了一档纯综艺节目。在发生了变质的电视选秀变成导师们的独秀时,视频网站把它给捡了回来。



众所周知“选秀容易,造星难”,那么将“造星”作为节目宗旨的网络选秀便成为了最大的赢家,因为它成功的圈住了选手们的需求。这也是《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压过《中国新歌声2》最主要的原因。可见“造星”的重要性直接决定了选手与受众的选择,失去了新星力量的电视选秀,等同于将电视综艺一半的收视都让给了视频网站。


曝光度是造星的必需品,也是网络选秀成功的关键


就造星而言,曝光度对选手起到了致命的关键作用。而这也是网络选秀战胜传统选秀的原因之一。就拿今年大火的张碧晨来说,2015年献声了多部影视剧的主题曲都没有大火。如:爆款剧《花千骨》中演唱了插曲《年轮》、电视剧《神犬小七》电视原声带《不要忘记我爱你》,范冰冰主演电影《王朝的女人·杨贵妃》主题曲《我只是慢慢走远》、电影《年少轻狂》同名主题曲。


多部影视剧献唱都没将她捧红,2017年却因参加《我是歌手》,同时与杨宗纬合唱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片尾曲《凉凉》的一同助推下让她大火了。可见综艺节目对造星曝光的重要性,反之曝光的重要性更是决定了选手的命运。紧接着便与赵丽颖共同合作《楚乔传》片头曲《望》,可以说是成为继“张靓颖”之后又一个影视剧中炙手可热的歌手。


再来看今年的《中国新歌声2》,学员除了在节目中演唱歌曲外再无其它表现机会。大众缺乏对学员的了解,也看不到学员的成长。即使有粉丝喜欢他们,粉丝粉粘度也很低,最终变为一档展现导师的综艺节目。


而网络选秀却用网络直播、与粉丝互动的方式将选手的曝光度最大化。腾讯视频《明日之子》专设一个直播专区,让粉丝可以实时参与讨论了解选手更多的同时并为之送上人气。不仅让选手得到更多的表现机会,还提高了粉丝对选手的粉粘度。而《中国有嘻哈》里的“复活投票”不仅完成了与粉丝的互动,还将广告主的利益最大化,更是给选手们带来了直接的利益。


网络选秀充分利用直播与粉丝的互动,达到选手的曝光,成功的让这些选秀新星占据了半个暑期的热度。《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选秀节目的火爆告诉我们年轻人的时代到来了,观众需要吸收新鲜血液,需要新时代偶像。


资源的诱惑,成为网络选秀主打品


曝光后更重要的便是资源给予。在这方面网络选秀比传统选秀大方多了。就《中国新歌声2》来说,今年火的选手可以说几乎没有,其中最火的叶炫清也是因去年参加过《梦想的声音》签约公司后,在腾讯热播的网剧《双世宠妃》大火时,她唱的主题曲才备受关注,随之名气也有所提高,可见资源的重要性。以“偶像养成”为宗旨的网络选秀便不同了,资源便是它最诱人的地方。资源最明显的选秀节目当属芒果娱乐与优酷联合出品的《超次元偶像》。


该节目最大的亮点就是每期会邀请明星嘉宾自带资源进组。而每期获得“超次元”的新星将会得到该期所有的资源。例如:剧中角色、个人单曲、节目嘉宾等等。其中最火的一次资源是“台湾偶像剧教母”柴智屏携带《流星花园》翻拍资源到节目中挑选演员的机会。如此赤裸裸的诱惑,怎能不叫人心动,一次好的资源很可能就会让一位新星一夜爆红。


其次便是《中国有嘻哈》给选手带来的名利双收。从吴亦凡带选手TT、红花会PG ONE、小白、VAVA等人代言麦当劳广告;紧接着《大唐无双》唯美版特邀PG one联手打造嘻哈战歌《举世无双》MV;再到欧阳靖和Tizzy T为支付宝推出的《无束缚》说唱MV;以及孙八一演唱《十万个冷笑话》的电影主题曲。



节目的火爆让嘻哈选手们的身价发生了20倍的暴涨。据嘻哈圈内人爆料如今Vava目前一场表演的价格大约是人民币20万元,而PG One(万磁王)一场高达人民币25万。嘻哈文化成就了今天的《中国有嘻哈》,而《中国有嘻哈》成就了这些嘻哈选手。让他们从地下走上台面,把小众文化向主流大众推广。



其实细想下来,视频网站不过是选秀的接盘侠。作为选秀鼻祖的电视台怎会不知造星对选秀的重要性,只是在限令下,无法互动化、矛盾戏剧化的电视台只能将选秀作为综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道理,或许就像电视选秀与网络选秀般。


但最应让电视台担忧的不是选秀阵地的转移,而是如何再造“新星”。随着网综《奇葩说》的大火,让节目中范湉湉、肖骁、马薇薇、姜思达等辩手从“草根”完全蜕变为“明星”。如此优秀的成绩,已让《奇葩说》不再只是一档网综,还是一档“造星”节目。如今“造星”的网综越来越多,而对于失去选秀阵地的电视台来说,“造不出星”的局面无疑让它离被压倒又近了一步。



首页 - 金牌舆情官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