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圈里的“仙鹤高仿号”,鹤望兰的跨界奥秘在这里!

摘要: 第一次看到鹤望兰的人,也无需指点就可以识别出:“这不就是‘仙鹤头’吗?”

11-13 02:32 首页 知识就是力量


作者/史军

出自《知识就是力量》杂志8月刊


现如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跨界的现象,唱歌的去演电影了,说相声的去演电视剧了,生产空调的去研发手机了……总之,跨界已成了一种风潮,一种彰显价值的方式。


植物圈的跨界现象就更多了,小的像荷包花,大的像红唇花,还有些花朵干脆长出了类似方便面的模样(巴拿马草)。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卖萌的动物模仿者,比如长着一张萌脸的猴面小龙兰,浑身长毛的角蜂眉兰,还有长相如蝴蝶的醉蝶花。但是在我看来,这些伪装者的样子都不如鹤望兰那么精妙。纵然是第一次看到鹤望兰的人,也无需指点就可以识别出:“这不就是‘仙鹤头’吗?”



没错,鹤望兰的花朵不仅色彩艳丽,模样上更是让人啧啧称奇,有嘴、有眼,甚至连“鹤的头冠”都惟妙惟肖—无论是在庭院中,还是在花店里,鹤望兰都是吸引人目光的焦点。鹤望兰为何长成这般模样,难道它们与仙鹤真有说不尽的情缘吗?


绘图/子鵺坊


南非飞出的鹤望兰

今天,我们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鹤望兰(Strelitzia reginae)的身影,但是这种花朵并不是全球广布的植物,它们的老家在南非。隶属于旅人蕉科鹤望兰属(Strelitzia)的植物一共只有4种,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个家族成为世界园艺界和鲜切花交易的宠儿。


虽然这4种鹤望兰的个头和花朵颜色各有不同,但是它们花朵的基本形态是一致的。我们看到的一个“鸟头”,其实并不是一朵花,而是由很多朵花组成的一个花序。像鸟嘴的绿色部位其实是花序总苞,花朵在开放之前都包裹在其内;蓝色的鸟眼睛其实是鹤望兰的花瓣,这大概是花朵上最明显的部位;至于黄色的头冠,其实是宿存的没有脱落的花萼。如此这般,就组成了一个鸟头一样的花序。


鹤望兰,图片来源网络


鹤望兰的拉丁学名跟其形状和产地都没有关系,大概是探险家为了讨好英王乔治三世而取的。鹤望兰的拉丁属名就来自于他的皇后夏洛特(Mecklenburgh-Strelitz)。这种植物在1773年由英国植物学家约瑟夫·班克斯爵士引入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Kew Garden)之后,奇异的花朵就吸引了公众的目光,并从此开始了巡游世界的探索之旅。当然,爱屋及乌的夏洛特皇后也没少照顾邱园,并且得了个植物学皇后的美誉。


今天,鹤望兰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热带、亚热带及暖温带植物园的必备物种,更重要的是它们已经成为重要的鲜切花物种,甚至有“鲜切花之王”的称号,在花店占据了重要位置。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奇怪的花朵在自然界扮演的是何种角色呢?


植物园里的鹤望兰

 

鹤望兰与仙鹤没有关系

在人类欣赏鹤望兰花朵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东西是不是跟鸟有关系?还真是有关系,但并不是跟鹤有关,而是跟一种叫南非织雀(Ploceus capensis)的小鸟有关。这种小鸟有高超的搭建巢穴的技能,擅长在树上编织鸟巢。当然,它们飞到鹤望兰的花朵上并不是为了收集搭建鸟巢的材料,而是找吃的。没错,这些小鸟的食谱中不仅包括种子、昆虫,还有花蜜。


在鹤望兰的花朵上有一个精妙的瓣膜状构造,这个构造由蓝色的花瓣形成。花瓣合生形成了一个剑鞘模样的瓣膜构造,套在雄蕊之上。在没有受到外力挤压的时候,这个“剑鞘”处于闭合状态。当南非织雀来鹤望兰上找花蜜的时候,它们的爪子就会紧紧地抓住蓝色花瓣,再把它们的嘴伸到花瓣的基部去吸蜜。这样一来,花瓣“剑鞘”就向两侧分开,“吐出”内藏的花粉满满的雄蕊,并给食客的脚来个花粉沐浴。双脚沾满了花粉的南非织雀再去下一朵花吸蜜的时候,花粉就会落在花瓣先端那个黏糊糊的柱头之上,这样就为鹤望兰完成了传播花粉的工作。


南非织雀,图片来源网络


更有意思的是,释放花粉的部位和存放花粉的部位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飞来采蜜的南非织雀根本不用挪动身体,就可以享受完这顿花蜜大餐。


这鹤望兰的服务意识为啥这么强呢?其实这还是为了鹤望兰自身着想。


对大多数植物来说,最头疼的事情莫过于自花授粉产生的浪费了,消耗了花粉胚珠尚且不说,导致后代孱弱才是大问题。于是大多数花朵都有避免自花授粉的一套机制。


对于鹤望兰来说,避免自交有两大绝招:其一,就是花朵次序开放,每个花序上通常只有一朵花在开放,这也是很多植物的策略;除此之外,鹤望兰还有一个绝招,让食客安安稳稳地吃饭,别挪脚,这样一来,花粉就不会沾到柱头之上了,这一招堪称避免自花授粉的高级技巧。


如此奇特的传粉行为,虽然保证了鹤望兰花粉和胚珠的高效使用,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特化的花朵往往需要特殊的传粉动物与之配合,迁居他处之后很可能因为传粉动物的匮乏而无法正常繁育后代了。


鹤望兰,图片来源网络

 

没有了南非织雀,谁来传粉?

时至今日,鹤望兰已经遍及全球,但是除了老家南非,其他地方就很少有鹤望兰结果了。这也难怪,在世界的其他角落很难找到南非织雀这个好伙伴了。


有意思的是,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竟然有大片的鹤望兰结出了果实,有些结果率甚至超过了80%。


人们通过观察发现,黄喉地莺(Geothlypis trichas)可以帮助鹤望兰传播花粉,这种小鸟完全承担了南非织雀的工作。它们在鹤望兰花朵上的行为与南非织雀如出一辙。这个发现对于植物迁地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为《知识就是力量》杂志版权所有

商业合作及转载请联系 jiangq@cast.org.cn

投稿请联系 lufy@cast.org.cn

近期精彩内容↓↓↓

《战狼2》  毒鸡蛋     一次性纸杯   

 水龙头隆隆声    口香糖     香蕉     

 长“眼睛”的蝴蝶    乌鸦    蜻蜓点水 



戳原文,更有料!

首页 - 知识就是力量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