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性阁me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aliabbas.net。百性阁me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介子平:山盟在


  八十年代初听李燕杰的广播演讲,第一次听到其朗诵的乐府《上邪》,尤叹其中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句,一气赶落,不见堆砌,且抑扬铿锵,朗朗上口,与当时“愿结为伴侣,为家庭幸福和社会主义建设共同奋斗”的结婚申请报告,天渊云泥,高低自现,遂背记。以五者皆必无之事,指天为誓,口气大却含蓄,情感深而不弃,上古纯情,素以为绚矣。发如此天崩地裂之绝愿,语如此愁肠百结之幽怨,定是遇到了什么阻力,来自门第差异?还是生离死别?总之大变故挡在了眼前。

    

  光绪年间,敦煌石室发现过一批唐五代手写卷,其中的一首《菩萨蛮》与《上邪》似:“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与《上邪》女子非君不嫁口吻异,此曲出自一男子。为休与不休事,枕前发愿,虽是千般,却也打折,而“水面浮秤锤,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三更见日头”的句子,略显铺陈安排。见民国时期结婚证书:“嘉礼初成,良缘遂缔。情敦鹣鲽,愿相敬之如宾。祥叶螽麟,定克昌于厥后。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永结鸾俦,共盟鸳蝶。”证词虽好,铺陈更甚。

    

  凡卉也有真香,民间多存执切。昔我往矣,千般针线,征夫未归,朱颜已辞镜;去年此门,人面桃花,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语已多,情未了,离人亭前,相对无言;剪不断,理还乱,独自凭栏,落花流水。聚散匆匆,劫后不相逢;今宵无眠,风雪谁夜归。酒入愁肠,千里之外感应;彼岸留言,心心相印者读。


  据范摅《云溪友议》载:“中书舍人卢渥,应举之岁,偶临御沟,见一红叶,命仆搴来。叶上有一绝句,置于巾箱,或呈于同志。及宣宗既省宫人,初下诏从百官司吏,独不许贡举人。渥后亦一任范阳,独获所退宫人。宫人睹红叶而呈叹久之曰:‘当时偶随流,不谓郎君收藏巾箧。’验其书迹无不讶焉。诗曰:‘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红叶题诗,竟也为誓。据孟棨《本事诗·情感》载:“南朝陈太子舍人徐德言与妻乐昌 公主恐国破后两人不能相保,因破一铜镜,各执其半,约于他年正月望日卖破镜于都市,冀得相见。后陈亡,公主没入越国公杨素家。德言依期至京,见有苍头卖半镜,出其半相合。德言题诗云:‘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公主得诗,悲泣不食。素知之,即召德言,以公主还之,偕归江南终老。”一面破镜,也可为誓。


  以爱为名,干涉所爱之人,不重相貌重经济,事与愿违,不重人品重门楣,适得其反。伉俪相得、琴瑟甚和的焦仲卿刘兰芝,《孔雀东南飞》代为信誓;一怀愁绪、几年离索的陆游与唐婉,《钗头凤》视作恒言。


  夫妇乃前缘,善缘恶缘,无缘不合。然流光抛人,菟丝成木,山盟虽在,前缘已尽,此恨无穷已。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追忆此情,满襟泪渍;浮世荣枯总不知,且忧花阵被风吹,风吹花阵,一地残红。风又飘飘,雨又潇潇,山盟虽在,誓言已背,也许爱的早不是你,而是对你付出的热情。纵如此,随姻缘,避免不了,也得忍受,莫学御状开封府的秦香莲;人世事,几完缺,飞絮恼人,乱了分寸,勿作怒沉百宝箱的杜十娘。值得之事,前提没了,便会化作不值得;可泣之情,心思变了,瞬间成为可笑人。


  黄土埋怨,池水储泪,有多少怨,便有多少恨,有多少泪,便有多少负心人,古今皆然,不脱此律也。






欢迎关注《编辑之友》

 《编辑之友》微信投稿及业务联络:

0351-5281691


《编辑之友》订阅热线:

0351-5281682


《编辑之友》官方网站:

www.bianjizhiyou.com

微信号: